關於本文的前言與導讀,請參考 台大資工系紀實與心得 - 前言與導讀

「看看左邊的同學,再看看右邊的同學,你們其中一人不會過。」出自大一必修課《計算機程式設計》(以下簡稱計程)授課教授劉邦鋒的名言,三分之一的被當與停修比例,每年都震撼教育了一番台大資工系的大學新鮮人——即使他們在入學前都是天之驕子,成績極為優異。這堂課作為大學的第一堂課,帶領資工系學生初登大學的知識殿堂,卻也是從這堂課開始,使得資工系,與台大其他系相比,逐漸產生了一些幽微的不同。

計程

《計程》的計分方式是考試佔比 100%。每周一個小時的上課,之後便是一個半小時的上機考,學生會登入被暱稱為批改娘(JudgeGirl)的考試網站,並在網站上看到程式題目,他們必須寫出滿足題目要求的程式碼,上傳到網站,解題的結果將在上傳後幾秒內顯示於網站上,分為 AC(Accepted,通過)、WA(Wrong Answer,輸出答案錯誤)與其他六種錯誤結果,唯有拿到 AC 者表示滿分,並且可以提早離開考場;若結果非 AC,則可以反覆修改程式碼並容許最多 15 次的重複上傳,直到考試時間結束。

JudgeGirl 上傳程式碼的過程

JudgeGirl 上傳程式碼的過程

每個禮拜皆要上機考,一題六分,共十八個禮拜,若僅僅是希冀及格的人,也需要十個禮拜都拿到 AC;況且許多人在過去的教育制度中順風順水,甚難接受自己在這麼重要的必修課中拿到 B 或 C 開頭的等第,故在學期中後段,有些人換算成績,即使有機會低分通過,最終也會選擇停修;二修、三修《計程》的人並不在少數。

程式先修者與「真強者」

電腦、網路,對筆者所處的 Z 世代可以說是唾手可得,或許是興趣使然,也許是課業、做科展或打奧林匹亞競賽緣故,他們接觸程式的契機各異,但在資工系裡,確實有基數不小的人在大學前就已經有程式基礎。

《計程》的授課教授也明白,有些人的程度已不需要修這堂課,故設置了一條非官方的免修制度「真強者」,只要符合資格並申請,就能免去每個禮拜都要上機考試的輪迴。

這群全部人數僅佔約一成的「真強者」們多為國際奧林匹亞競賽的保送選手,他們於高中參加資訊奧賽1,獲獎後經由保送選擇資工系就讀。由於奧賽高強度的培訓,他們在程式的演算法均有相當高的程度,故包含《計程》、《資料結構與演算法》(Data Structure and Algorithm,以下簡稱DSA)、《演算法設計與分析》(Algorithm Design and Analysis,以下簡稱ADA)等程式必修課他們都能輕鬆通過,而這幾門課對於絕大多數高中未曾寫過程式,遑論是打過競賽的人,卻堪稱是大魔王,各自足以讓他們砸下每個禮拜 10-20 小時以掙扎求生。

電神與裝弱文化

「電」原是用於形容數理天才之形容,後來跨越至全部領域之強者。起源地來自北中南各高中數理天才於各種選手訓練營互相尊稱對方之形容詞。2

這種尊稱別人為「電神」的互動方式於「真強者」族群內廣為流行,並且也擴散到真強者以外的族群。許多人會用這樣的方式交流:

某甲:「你剛剛計程那題有 AC 嗎?」

某乙:「有啊,最後五分鐘好不容易才寫出來。」

某甲:「電!要怎麼樣才能跟你一樣這麼電啊?」

某乙:「哪有,我爛死了,作業都不會寫,我就是一個垃圾」

某乙最後示弱以回應某甲的吹捧,這種方式稱之為「裝弱」;「裝弱」與吹捧「電神」的現象實為一體兩面,陰陽共生的關係。網路文章你的學霸同學在裝弱嗎?指出:

聽到奧匹選手稱自己是「垃圾」時,十分震驚。後來慢慢發現,同學之間的對話充斥著:「阿這題我不會!」(意思是這題無法秒解,但依舊直接通靈,透視答案),「糟糕我考爆了!」(結果是海電全班,第二高分都看不到他的背影),「我真的是垃圾!」(明明就是學科能力競賽全國決賽的高手)。說話者高分貝宣揚自己的「弱」惹來一陣笑罵聲,旁邊的同學卻露出不以為然的表情。

對此現象,有真強者承認,平常生活的確會裝弱,一開始僅僅只是嘴砲,後來就變成一種習慣了;他覺得這並不是很好的生態,也會盡量在新的社交圈或環境中避免裝弱,然而遇到認識的人多少還是會脫口而出。

另一位朋友雖然並不符合「真強者」的定義,但也自認是裝弱的一份子,她說:

因為知道最強的是什麼樣子,相形之下知道自己沒那麼強,其實很弱。例如考試前有些人會嘴說自己都沒什麼在看,如果要說「自己都讀完了」感覺應該要是像阿神那種(最強的人),想到那種人就會覺得自己好像沒什麼資格說這種事情。…裝弱是一種保護自己的方式,讓自己留餘地(避免考差)…不在意成績之後就的確比較少裝弱了,但也是因為大三大四比較少遇到人,就比較不需要偽裝。

上述內容點出了幾點裝弱風氣存在的原因:首先,裝弱作為一種反話的幽默,也是試圖展現謙虛的表現;其次則因為天分、實力的差距——當被問到「覺得資工系的天分落差大嗎」,筆者訪問的許多人都指出標準差非常大,強的人是真的很強,所以即使已經被大多數人認為是強者了,但離最強的人卻還有一大段距離,這時候裝弱也就是出於無奈但又合於情理的行為了;又,能考進台大資工系的大部分都是對自己要求極高的人,才能在現行教育制度下有足夠好的表現,因此裝弱一方面是完美主義下,對自己標準甚高的產物,另一方面也是留一條退路,在表現差勁時還能自欺欺人,保護自己的手段;最後,亦有人指出,裝弱有時候是為了打嘴砲,想快點結束對話,避免進一步對談的方式。

由此我們可以知道,吹捧電神與裝弱的風氣,雖然起源於競賽圈為主的真強者,但因為上述的種種理由,而逐漸擴散到其他族群,並且在使用上變得氾濫。

許多資工系的同學也坦承,他們即使討厭這種互動的方式,有時候還是會裝弱,以期可以更融入系上的群體,一如你的學霸同學在裝弱嗎?中作者的觀察:

高達七成以上的同學認為自己是他人「裝弱」的受害者,三分之一左右的同學坦承自己除了受害之外,同時是裝弱的「加害者」。儘管有些同學並不喜歡這樣的氛圍,但不知不覺也習以為常或者囿於同儕壓力只能跟風。

有些尚未融入系上的人也因反感這種凡出口必稱他人電神、貶自己為垃圾的風氣而寧願不去系館與系上的同學互動。不過,裝弱與崇拜電神的風氣隨著年級的增長而有逐漸消退的趨勢。

下一篇: 台大資工系紀實與心得 (2) - 討論課業的風氣


  1. 也有些人是以數學、物理等其他科目的奧賽獲得金獎或銀獎後保送選擇資工系就讀。 ↩︎

  2. 出自【電】是什麼意思? - 街頭字典:搞懂流行語是什麼意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