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約是學測結束沒多久,萌生了在外面租屋的念頭。或許是高二參加台大資管營,住在男一舍的時光太快樂;或許是小說中和室友合租的情節太讓人嚮往;不過我想最主要的原因應該是高中三年通勤的時間太痛苦吧。

通勤時光

從泰山要到台北最快、最便宜又最快的方式是搭政府補助的免費巴士到台北車站,尖峰時20分鐘一班;離峰時則最多1小時1班,雖然是直達車,中間不曾停靠站,轉捷運到附中也得花上一小時,這還不算等車的時間。

我是一個重視時間重視到近乎偏執狂的程度,因此我會算好搭捷運到台北車站的時間,計算差不多到等車地點時只要等三分鐘車子就會來的程度。但算這麼緊的情況下,很容易就因為一些意外(例如遇到同學,得放慢腳速陪他;或是低估了從教室到捷運站的距離)而搭不上,如果是尖峰的話仍然要等20分鐘,就更不用說離峰了,等四十分鐘到一小時都是常有的事。

雖然20分鐘對許多人來說或許不算什麼,但對我而言,可以說是近乎不可饒恕的浪費,然而,如果前置量拉長一點,等車的時間又白白的浪費了,不管如何幾乎都會有時間被無謂的浪費掉。

租屋的得失

大概是這樣對時間很敏感的態度,讓我開始想要在學校附近租屋以節省時間。逛了一下租屋網和PTT的租屋板,一個月租金約落在5000~7000,的確對學生來說是一筆很大的花費。但是我換個角度想,卻又覺得租屋似乎不是那麼不划算的事情。

我一天花在通勤的時間大約兩個小時出頭,以基本時薪(寫文當下基本時薪140元)來算,一天就浪費了280元;假設一個月有20天要通勤,那便是5600,再加上交通費,這麼一算,似乎以一個月5000的租金來算,反而是很划算的?

真的這麼划算嗎?

當然,這樣算有許多弊病,其一是通勤的時間不是白白的浪費掉,可以利用時間讀書。但高中通勤的時光,我試過讀書,因為是捷運轉公車的緣故,時間是被分割成好幾段,在捷運上的時間、移動、等待、還有在公車上的時間,一段時間最長通常不會超過半小時,有人說瑣碎的時間很適合拿來背單字,但我背單字有自己的一套方法,站著背單字的效率極低;拿書來讀也試過,但我搭的公車通常人都非常多,拿書讀不僅影響他人,翻頁時若沒握緊扶手也容易踩到他人。

綜上所述,通勤一段時日之後,我就把通勤的時間都拿來滑手機(通常滑PTT、FB,看一些文章)、聽音樂、閉目養神,這樣的做法是我暫時認為的最佳解,只是這些時間所帶來的產值實在不太高。

說到產值,這種算法的弊病之二,是我一個小時的產值真的有140嗎?140是基本時薪沒錯,但那前提是我把這個時間拿來打工。不過大部分情形下,人們節省的時間,最後是被挪到娛樂、休息,而不是工作。如何解決產值過低的問題,我的方法有二:一、作時薪較高的工作,例如家教,以拉高所有leisure time的平均產值。二、降低不必要的休閒1,例如打電動;話雖如此,其中的取捨還是要花很多時間學習。

不過,租屋的意義或許並不限於省時,還有盡可能控制自己人生的意義在,這部分由於租屋時日尚短,留待之後補述。


  1. 爭點在於,哪些休閒的產值是比較低的?和系上同學打牌、打麻將產值幾何?若說打麻將本身,產值當然極低,但打麻將的過程卻對交際有很大的幫助,這就是取捨困難的地方。 [retur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