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面幾篇文中,我們可以看到台大資工系的學生,生活重心以課業為主,當問及他們學期中的假日都在做什麼時,絕大多數人仍在與作業奮鬥。有趣的是,筆者訪問到的人既幾乎一致覺得課業壓力很重,但假設能重來一次時,又都一致的仍願意選擇資工系,是什麼支撐他們對於這麼重的課業壓力仍甘之如飴呢?

興趣、心流與薪水作為動力

寫程式是一項容易吸引人興趣的活動,許多筆者訪談的人都提到了對寫程式或學習程式有一些興趣作為內在動機支撐著,而非僅僅因為外在動機如課堂要求而寫。例如一位朋友說他喜歡做一些實際的、看得到的東西,如網頁、推薦系統1;另一位朋友則說他喜歡自動化,打一行指令就做了很多事情,覺得很酷;還有人則是單純覺得寫程式的邏輯很有趣;雖然原因各異,確實有不少人是因著內在動機,喜歡寫程式而很願意繼續待在資工系的。

也有些人在寫程式時會進心流(Flow)。心流,是指一個人全神貫注於某件事而渾然忘我的境界,有些筆者訪問的對象並沒有聽聞心流這個概念,筆者則以「忘記飢餓」2這一標準追問,則所有筆者有訪問到這一問題的人都回答他們有過這樣的經驗,儘管有些人進入心流的經驗並不多。

對於常進入心流的人,如另一位同樣是剛畢業的學姐,她的說法是,只要她遇到想解的程式題目就會進心流,而這樣的體驗也是她很喜歡寫程式的原因;某位大二的學弟則表示,最近很容易被分心而無法進入心流,但很希望每次都可以進心流。顯然,對於曾經進入心流的人,這種感覺的確讓人欲罷不能。

然而,並不是所有人都能在每次寫程式時進心流,對於那些極少或從未因為寫程式而進入心流,或者對寫程式未曾感興趣過的人,就是因為資工系穩定的工作與高薪,使得他們即使學習路上是痛苦的,也不後悔選資工系。

社交活動與刻板印象

談論到資工系時,不善交際、 「肥宅」,或者不擅長和異性相處都是很經典的刻板印象,然而於第二章我們探討了資工系與同儕討論的風氣極盛,對資工系學生而言,與人互動、合作並不是什麼陌生的事情,而且系上活動也很多元,那麼這些刻板印象又是怎麼來的?常主辦活動的朋友說:

管院可以跟陌生人聊得很順利,是因為他們都可以很知道自己生活中發生過什麼好笑的事情,然後在跟陌生人見面時用不尷尬的方式表達他們最近遇到的事情,或是一些好笑的想法,接觸到有趣的事件,就會分享出來。但如果是我就沒辦法這麼順利的跟別人分享。

有雙主修財金系的朋友也提到,財金系的人的話題通常圍繞在系上的八卦、實習;資工系的人則多在聊程式,顯然對於資工系的人而言,比較擅長聊工作、程式相關的事情。

或許是筆者恰好身處資工系又有一些管院的朋友,總覺得資工系和管院恰好是刻板印象的兩個極端,在訪談系上同學時也注意到,許多人在回答跟資工系有關的問題時,往往會拿管院來做比較,例如以管院的不讀書來對比系上的課業壓力,或者以管院的陌生開發能力來說明自己無法對生活有敏銳的觀察,再例如以管院的出一張嘴、不務正業來對比資工系具有硬實力。然而筆者發現一件更有趣的現象,雖然資工系與管院有這麼極端的差別,近幾年資工系找實習的風氣逐漸追上管院;而管院也開始人人都在學寫程式,這個現象會如何發展還需要進一步的觀察。

下一篇:台大資工系紀實與心得 - 後記


  1. 例如 YouTube 會推薦使用者潛在喜歡的影片,這背後就是一種推薦系統 ↩︎

  2. 例如「你有沒有曾經寫程式寫到忘記去吃飯?」,其實就是古人說的「廢寢忘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