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研社,全名蛋糕製作研習社(ESC),就是做蛋糕的社團

大學的第一個社團

那篇文章中曾提及,我在升大學的暑假開始玩調酒,所以很自然的就在大一上時加入調酒社

雖然很有興趣,可惜在調酒社的體驗並不好,核心幹部只有四人,新社員卻收了快 150 個,導致有機會參與實務操作的實習課必須大排長龍,每次去領了號碼牌後,總得在那邊等上一個多小時再花五分鐘調個一杯酒,討厭排隊重視時間的我去懷疑人生了兩次之後就再也沒去過。不過那時窮到沒錢跑酒吧,最常跟朋友做的娛樂就是在租屋處調酒自娛娛人,也不缺實戰的經驗就是了。

除了實習課糟糕的體驗以外,連社員彼此的相處模式也不怎麼讓人喜歡。參加社團的人多半只為了可以喝到好喝的酒,好像對調酒本身並沒有太大的興趣;若是這樣也無妨,不過在社課中大家的交流少得可憐,一堂社課結束,和同桌除了詢問「剛剛那杯是什麼啊?」以外大概沒有更有意義的對話了。

現在去回憶那段時光,會覺得這樣的缺少互動是滿不尋常的,畢竟大家會參加社團或多或少都渴求在社團內獲得友誼,如果有人主動打破僵局,大概就會收穫到很多朋友。可惜當時的我社交技能還沒點夠,未嘗過主動的甜頭,也不知道用酒來社交是多麼簡單的一件事,所以學期結束除了讓幹部認得我以外,就沒有交到新的朋友了。

因為調酒社是學期制,每學期教的東西大同小異,而我在調酒社既未交到新朋友,又把東西學得差不多之後,覺得沒有理由留下來接幹,就退出調酒社了。

從調酒社到蛋研社

蛋研社不同於調酒社,是學年制(一年交接一次),但每學期都會招生,而下學期招生就會和上學期的舊社員一同上社課半年後再一起交接。

我在系上的一位好朋友對於烘焙極有熱忱,也在一進大學就加入了蛋研社,於是在寒假的時候,我朋友秉持著他對做蛋糕的熱情,毫無理由的相信大家都會跟他一樣喜歡做蛋糕,到處推坑別人加入蛋研。

當他問到我的時候,我剛退出調酒社,正苦惱下個學期要如何填補多出來的空閒,不過--做蛋糕?認真?我可沒有任何製作甜點的經驗--甚至我可不算一個愛吃甜點的人呢!但思考幾天之後,我就遞出了入社表單。

那時候會想加入蛋研的原因大概有幾個,其一是調酒:為了組合出想要的風味,需要採購大量不同的酒類,所以我那時候在租屋處擺放了大約快二十瓶不同種類的酒,但平常朋友來才會喝酒1,有些酒又不易久放,我就在想有沒有更有效率消耗這些酒的方式,剛好朋友說有些甜點會加酒增添風味,對於那些稀奇古怪的酒如何應用在甜點感到非常有興趣,就想試試看。

我的興趣廣泛,但有些看似不同的興趣,我後來發現我享受的是同一種樂趣。做影片也好,寫程式也罷,調酒、煮菜,都是用有限的素材創造無限的可能,我發現在這一類創造性的活動中,我可以很輕鬆的就進入心流這種身心靈完全投入的狀態,從已知推未知,我相信做蛋糕這種同樣是照著自己想法運用素材,而創造成品的活動,也會有非常雷同的體驗。

於是我就在入社表單把上面這兩段提到的理由加以延伸,因為沒有任何甜點經驗,入社動機有泰半都在談對調酒的熱情和經驗。蛋研可不是太好進的社團,每年申請者眾,然而為了控管廚房使用的品質,錄取率大概只有四分之一不到--也因此這份看似任性、離題的申請表單居然能被錄取,連我自己都感到有些意外。

蛋胞2、留社與選填幹部志願

在蛋研的社課體驗比調酒社好一些,因為有固定的組員可以交流、足夠的實作時間,在調酒社感受到的缺點都沒有在蛋研重複;不過我由於沒有甜點經驗,對於器材的用途和烘焙技藝是屬於兩眼一抹黑的程度,就不敢太主動的去接手複雜的工作,生怕搞砸了大家的努力,所以在技巧上也就沒有多大的進步。

另外因為小組的人數滿多的,大部份時候許多人沒事情做,就得依靠尬聊來打發時間。我是一個內向3的人,對於尬聊這種多數內容沒有意義的對話,雖然可以應付,卻很消耗自己的能量,因此有時在結束一天疲憊的生活後,就懶得去社課以節省精力。

蛋胞時期,蛋糕大賽的小組合照(沒有全部人出席)

蛋胞時期,蛋糕大賽的小組合照(沒有全部人出席)

和同組的組員只是點頭之交4,又沒有學到多少製作甜點的技藝,好像跟半年前在調酒社一樣,沒有留社的理由。但當時退出調酒社是因為我已經該學的都學得差不多了;而在蛋研待了半年,我仍沒有自信能自己獨力做出好吃的甜點,如果就這麼退社,之後要重新開始學做蛋糕不知道又要多花多少時間和心力?當上幹部就可以自由運用社團的廚房,也許就可以真正的入門這項興趣了吧?

雖然這麼想著,我還是猶豫了很久,填留社表單的事一直拖延著。如果不是因為之前社內活動認識了新任社長,沒有被她催促,我最後滿有可能就忘記這回事了。

事還沒完,既然要留社就要填選幹部的志願,蛋研社的幹部扣掉社長,分成活動副社、網管副社、行政副社、教學、廚管、採買、總務、美宣、大家長,與家長。出於一些莫名其妙的誤會,我以為家長(沒有職位的幹部)就是大家長,而我認識的上一屆的大家長,親和力十足,對於每個社員都能叫出名字並在幾句話內就讓對方感受到暖暖的被關心的感覺,我自嘆不如。既然覺得沒有能力擔任大家長(家長),剩下的選擇也就不多,我最後依序填了活動副社、總務、採買。

那時候對於活動副社的職責其實並不了解,就只是很隨意的刪掉不想當的職位,再很隨意的排了順序,而把活動副社排在第一志願也只是覺得它看起來不像總務、採買一樣工作內容明確,陌生的內容帶來一種有趣的感覺。日後和同樣是活動副社,一起共事了一整年的趴呢聊到,她很認真的在送表單前跟上一屆的前輩請教了活動副社具體的職責,和我的漫不經心形成反比…重來一次,我覺得的確應該要更慎重的看待;這個職位所扛的責任,以及在大社擔任副社的意義,在填志願的時候我都完全沒有想過。順帶一提,那時候的我很莫名其妙的處於一種行動不考慮後果的狀態,例如去 COOL 實習也是說走就走的隨興決定。

始於偶然的旅途

花了這麼大的篇幅鋪陳,僅僅想說明一件事:我可以當上蛋研 31 屆的一員幹部,甚至是活動副社,這中間歷經了入社、留社與選填幹部志願,每個環節都不是那麼必然--反而是層層荒謬的偶然堆疊出來的結果--如果我不是退出了調酒社,如果我不是剛好有一個蛋研社的朋友,如果審表單的人覺得我都在顧左右而言他而刷掉我,如果我就這麼放棄了烘焙,如果我沒有認識新任社長,如果我知道可以當沒有職位的幹部--每一個分岔路,從後見之明來看,僅僅一個小細節的變動就會推翻了整個歷史。

如果沒當上活動副社呢?我不能自大的說蛋研 31 少了我一個幹部,對其他人的生活會有多大的不同,但對我而言,若無大二這一年幹部生活的淬鍊,沒有這一年籌劃各種活動培養的細膩,沒有這一年不斷解決一直蹦出來的問題所薰陶的自信,沒有這一年遊走在 40 人的幹部群所訓練的對人際往來的敏感度,沒有這一年不管提什麼看起來荒唐的主意都有人支持的依靠感,沒有這一年與一群伙伴一起行動的快樂,後續影響職涯和人生的種種決定,既沒有能力轉化成行動,甚至連孕育想法本身的土壤都不會存在,而這種既深且廣的影響將會持續的影響我之後的五年、十年,雖然現在講這些,依據的僅僅只是一種感覺,但我就是深深相信著。此為後話。

一層偶然疊著另一層的偶然,層層的偶然卻造成了那麼大範圍的影響,有時回顧人生,總是會有種想臣服於那冥冥操縱一切的力量的衝動,同時也使人更珍惜著自己現在所擁有的。

To Be Continued…


  1. 我在提過了不會一個人喝酒。 ↩︎

  2. 蛋研社將成員分成老人(退休的幹部)、幹部與一般社員,蛋胞是對一般社員的暱稱。 ↩︎

  3. 多數人對於內向有滿多誤解的,內向的人是指在與人相處時會消耗能量,不必然代表不善社交、害羞或話少,之後會寫另一篇文來聊聊。 ↩︎

  4. 後來當上幹部後倒是和很多本來同組但不熟的人都變成好朋友了,有時世事就是這麼奇妙XD ↩︎